《全球脑》04/无穷的动力

这巨大的“生命之树”用它的枯落的枝条填充了地壳,并且用它的分生不息的美丽的枝条遮盖了地面。
——达尔文《物种起源》

探索太空、修建摩天大楼、研究微观世界,等等,人类的发展可以说是日新月异。这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积极主动的全球脑。相反,计算机则没有主动性,它只能按照人类设计的指令去运行。无论其运行速度有多快,都不能代表它具有这样的特性。另外,由互联网所构成的巨型数字神经网络同样也没有主动性。搜索引擎看上去非常积极地工作,在海量数据中定期将搜索结果预存到数据库中供搜索者浏览。但是,这也只不过是按照一定程序自动运行而已,与全球脑的内在动力完全不同。下面,就让我们来看看全球脑是如何发展起来的。

大约45亿年前,地球诞生了。那时它还是一颗普通的行星。之后过了5亿年,地球才孕育出了生命。而随着大量生命的诞生,地球终于变得生机勃勃起来。其中,恐龙出现于大约2亿年前。它们生活于三叠纪、侏罗纪和白垩纪,并最终存活了大约1亿5千万年。古人类学家发现,在6百万年前,少量生存在非洲的类人猿成为了现代人类的祖先。之后,在20万年前,结构上的现代人类——智人——于非洲诞生。

以上事实可以说明,地球上的变化非常缓慢。不过在人类出现后,情况发生了转变,地球上的变化突然加快了。而之所以会发生这种转变,是因为以前的演化发展主要是依靠自然状态下发生的变异(简称自然变异)以及自然选择,现在则增加了人工变异和人工选择[1]。在这里,本书延伸了人工变异和人工选择的作用范围,它们所针对的对象不再局限于生物物种,同时也包括所有的人造物。人工变异通俗来讲就是创新。而在创新之后就可以作出人工选择,以保留最有价值的创新。事实证明,我们所常见的人造物,例如手表、手机、电脑,等等,其中绝大部分都是通过人工变异和人工选择的过程得来的。

自然变异通常需要依赖DNA偶然发生的改变。这意味着,相对于人工变异,自然变异发生的概率比较小,而且变异的尺度也比较小。不仅如此,在自然选择中,不同变异之间互相竞争,以保留更适应环境的变异,这个过程也非常漫长。这就说明,在人类出现后的这段时期,在地球所发生的巨变中,自然变异和自然选择所起到的作用非常小。它们只是在人类出现之前,为这个可能发生的巨变奠定了基础。

之后,随着人类的出现,人们开始制造工具,例如切割肉类的石器、刺杀野兽的长矛、划船的木浆,等等。在这个过程中,人们可以通过面对面的沟通来交流制造工具的技术。在这里,面对面的沟通可以当作为一种通信方式,制造新工具的过程可以当作为人工变异,而制造的新工具则可以当作为人工选择的结果。毫无疑问,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对提高制造工具的技术很有帮助。而当代人看上去比二十万前的人聪明,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也是,人与人之间交流得比较多。

我们知道,在二十万前,人们只是处于小规模的群居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他们知道的只是石器、木棍之类的简单人造物。而当代人则不同,他们会受到海量知识的影响。不仅如此,借助于互联网,人与人之间还会发生复杂的相互作用。虽然在原始社会,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作用比较简单,但是当代复杂的相互作用就是从这种简单模式中演化出来的。我们看到,事实正是如此。

在人群中,有的人发明了石器,有的人培育了水稻。之后,两个人彼此沟通,就可以学习对方的知识。其结果是,两个人通过相互交流使知识得到了传播。人们很快发现,知识对于人类有很大益处。而那些能够拓展知识的人,例如科学家、发明家、工程师,等等,逐渐变得很受欢迎。事实上,这会导致更多的人积极从事这项工作。

有的人发现,粘土经过烧烤后可以变硬,进而发明了陶罐。另外,也有的人擅长绘画,能够在陶罐上绘制图案。之后,这些人一合作,就制造出了带有图案的陶罐。毫无疑问,这是两种不同知识相互作用的结果。可以说,现在所有的人造物,都是通过不断叠加这种简单的相互作用而形成的。那么,一架民航客机,又是多少知识之间相互作用的结果呢?

话说回来,知识并不是一成不变的。随着知识体系不断演化发展,逐渐形成了多个学科,例如物理学、生物学、数学,等等;而各个学科之间通过相互作用,则推动了交叉学科的产生。事实上,这些不断涌现的交叉学科,可以满足全球脑日益增长的需求。例如,生物物理学将生物学与物理学结合在一起,致力于研究生物的物理特性;计算机图形学将算法与图形学结合在一起,致力于将图形转化为电脑显示器能够显示的形式;音乐治疗则将音乐与治疗结合在一起,以达到治疗病人的目的。

事实证明,当一个学科诞生后,在人类的作用下,它可以不停地与其他学科进行融合,以产生交叉学科。化学属于基础学科,它在这方面表现得尤为突出。其结果是,化学与其他学科结合在一起,产生出了诸多新学科,例如生物化学、电化学、光化学,等等。毫无疑问,接下来,这些学科也会像化学那样,继续与别的学科结合在一起,以产生更多的学科。

正因为因此,在全球脑的知识体系中,我们才能看到这样一幅场景:每个学科都像是一个爱交朋友的人,会四处寻找具有共同语言、可以互补的学科。等找到后,这些学科就会愉快地交流思想,并不断产生新的思维火花。所有学科就这样喧闹地“畅谈”着。之后,随着新思想不断涌现,学科数量随之急剧增加,导致知识体系急剧膨胀并交融在一起。我们可以想象一下,这个发展中的知识体系就像一个由内到外布满网络的粘稠球体,它加速地膨胀着。与此同时,其内部网络的丝丝缕缕不断地向四周延伸,并与其他的知识线条交融在一起以产生新的线条。其结果是,这个球体内部越来越繁忙。它以一种动态稳定的状态,极具活力地展现在我们眼前。

* * *

如果没有从前人那里学习基本的数学知识,牛顿可能无法发现万有引力定律。如果没学过万有引力定律,爱因斯坦可能无法研究出相对论,而霍金的黑洞概念也同样难以形成。事实上,正如这些例子所表明的,我们总是深受前人的影响。另一方面,在同一时代,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作用也同样明显。可以说,在人与人之间,在公司与公司之间,这样的相互作用广泛存在。毫无疑问,这大大增加了全球脑的活力。

接下来,让我们打开《环球科学》杂志。在2007年第1期,其中《宠物狗——攻克癌症的关键》这篇文章让我们了解到,有很多人正在为消除癌症而积极工作;《330万年——地球最古老的小孩》这篇文章让我们了解到,古人类学家正积极寻找更多的古人类化石标本;《神经语言——老鼠胡须下的秘密》这篇文章让我们了解到,科学家们正积极探索神经的奥秘。以上是在科学界,另外在其他领域也同样有大量的创新,例如好莱坞、奥运会、F1赛车,等等。之后,所有这些创新汇聚在一起,展现了全球脑所蕴含的无穷动力。如果从太空观赏地球的话,我们将看到一幅非常繁荣的景象。

曾经,地球在超过45亿年里,极其缓慢地演化着。然而在最近的一万年里,在人类智能的影响下,地球不但发生了广泛而深刻的变化,而且其速度还非常快。或许有的人还难以想象其速度到底有多快。如果找个可以与之相近的情形,这样的速度很容易让我们联想到核弹的爆发。这意味着,地球迎来了爆炸式发展。这一点在最近的几十年里表现得尤为明显。而这一切都是以智能革命为基础的。在这场革命中,人类依靠先进的信息通信技术打造了发达的全球脑。其结果是,在全球脑的影响下,人类文明的发展速度大大加快了。在过去,农业革命和工业革命推动了人类文明的发展。现在,智能革命则彻底改变了它的发展速度。

在这个过程中,人类深深地改变了世界,使其能够适应自己。这样的例子很多。例如,人类将野生植物培育成了粮食作物,使自身免于遭受饥饿的痛苦;人类修建了交通设施,以保障运输物资的需要;人类建造了房屋,提供了安身之处;人类发明了工程机械,增强了自身力量;人类发明了飞机,实现了在天空中飞翔的梦想;人类制造了娱乐设施,使自己能够获得快乐;人类建造了通信设施,以便于彼此间进行沟通;更重要的是,人类还发明了电脑,增强了对信息的处理能力……。所以说,人类社会具有一种自动生长的动力,能够不断出现新的结构。

事实上,全球脑的活跃状态来自于各级子系统的积极性,而各级子系统的积极性则依赖于它们的自由度。例如,国家是全球脑的一个子系统,那么它就有独立处理内政的自由,这样才能发挥国家的积极性。当然,除了国家以外,其他的全球脑子系统也需要一定的自由。毫无疑问,满足了这个需求,就能够调动这些子系统的积极性。随之,就能够推动全球脑的快速发展。

事实证明,全球脑的快速发展带来了智能大爆炸。其结果是,个人智力水平不断提升,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作用在效率上不断提高,同时人类社会的整体智能水平也急剧增强。既然全球脑具有令人惊叹的智能,那么可以预见,它应该具有与之相称的令人钦佩的执行能力。事实上,它的这个能力可以在控制和协调行动方面得以体现。这将是我们在下一节中要分析的内容。


  • [1] 在进化论中人工选择是指针对特定性状进行育种,使这些性状的表现逐渐强化,而人们不需要的性状则可能逐渐消匿的过程。(引自维基百科)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