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脑》06/神奇的抽象化

评估一个人时,你必须看准其三项特质:正直、智力与活力,若缺乏第一项,后面两项可能会把你害惨。
——沃伦·巴菲特

“抽象化是指以缩减一个概念或是一个现象的信息含量来将其广义化的过程,主要是为了只保存和一特定目的有关的信息。”[1]正如我们所见,抽象化的定义本身就很抽象。为了便于理解,下面,让我们来看一些具体的例子。

在人脑中,神经元无法直接体验到颜色、气味等与物体有关的特性。但是,这些特性能够被缩减为抽象信息,以电信号和化学信号的方式,在神经元之间传递。事实证明,在全球脑中,抽象化也能起到类似的作用。

为了方便起见,当提到某个事物时,我们通常不会真的拿个来演示。例如,当提到苹果时,我们通常不会真的拿个苹果来演示。取而代之的是,苹果可以抽象为一个概念,我们可以用语言和文字来表达这个概念。随后就可能出现这样一幕。当你和一个朋友通过手机交流时,恰好提到苹果,苹果这个抽象概念将转化为语言。之后,你的语言会产生声波,并引起手机相关设备的震动。这个震动可以通过电磁转换,转变成电信号。紧接着,这些电信号通过发射装置,转变成了无线电波。之后,经过复杂的传播过程后,你朋友的手机将接收到这些无线电波。最终,这些无线电波所携带的信息将被还原为苹果这个抽象概念。其结果是,就实现了信息在人与人之间的传递。当然,抽象化不仅有助于传递信息,同时也有助于构建理论体系。

事实上,几乎所有的理论体系都是抽象的,例如物理学、化学和生物学。在这些学科中,抽象的概念以及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构成了抽象的模型。之后,这些抽象模型组合在一起,就形成了相关学科。其结果是,这些学科可以使用抽象模型来描述相关的理论。当然,抽象模型不仅可以用来描述理论,同时也可以用来制造产品。

如果细心观察的话,我们就会发现,绝大多数产品都是基于抽象模型加工而成的。以最简单的用来喝水的杯子为例,一般情况下,有凹陷的部分,同时能够承受水的重力的器皿,我们就可以尝试把它当作水杯来用。其中,马克杯是圆柱形的、带把手的杯子,它是一个细节加深的杯子模型。而红色的马克杯,其细节则更加深了一步。与此同时我们发现,两个或多个模型通过组合,可以形成新的模型。事实上很多新产品都是通过这种方法发明的。举例来说,可以拍照的手机,就是由照相机和手机共同组成。此外,那些复杂的人造物,例如航天飞机,则可以依照一系列复杂的抽象模型进行建造。

虽然抽象模型很有用,但是它也有缺点。事实证明,我们不能用苹果这个概念来全面描述一个苹果。同样的道理,我们也不能用一个抽象模型来全面描述现实世界。抽象模型的这个缺点实际上难以避免。如果一个抽象模型描述了一个事物的所有细节,那么它已经不再是抽象的了,当然也不便于人们去理解和运用它。因此,降低复杂度是抽象化的一个重要工作。就这样,伴随着抽象化,在全球脑中,各种事物的原始表现被转化为抽象信息。与此同时,大量的抽象信息在这个巨大的体系内部往来传播。那么,这些抽象信息是通过什么来描述的?下面提到的一个概念将有助于解答这个问题。

* * *

模因(meme)是文化传承时的单位。它是在1976年,由生物学家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在他所著的《自私的基因》中提出的。道金斯发现,文化的传承过程类似于物种的演化过程。之后,受基因的启发,他提出了模因这个概念。这意味着,与基因类似,模因的传播也经历了复制、变异和选择的过程。具体来说,一个观念,从一个人传播给另外一个人,是复制的过程。与此同时,由于传播的信息会被人修改,所以模因在传播的过程中会发生变异。之后,这些变异彼此之间还会发生竞争,其中有的会消失,而有的则会传播开来。这类似于自然选择过程。

道金斯在提出模因概念的同时,还向我们介绍了两种“原始营养汤”:其中一种形成于大约30亿到40亿年前的海洋里,它富含营养物质,并在偶然的情况下诞生了可以复制的基因;另一种是指处于萌芽状态的人类文化,它可以持续产生新的、能够被不断复制的“文化传播单位”——模因。我们可以把模因当作为全球脑中最基本的信息单位。我们所阅读的书籍,则成为传播模因的一种载体。当然,除了书籍外,还有很多载体可以传播模因,例如论文、杂志、报纸,等等。就这样,随着这些载体的流动,所有的模因交融在一起,以抽象信息的形式在全球脑中广为传播。

事实证明,模因能够发挥重要的作用。为了能够理解这一点,让我们先来看看基因所发挥的作用。我们知道,一个物种的特征是由基因决定的。例如,马有腿、鬃毛和尾巴,这些特征受控于基因。延伸开来,我们可以认为,基因决定整个生物圈中所有物种的特征。也就是说,即便基因仅记录抽象的遗传信息,但是却可以从根本上支配生物圈的外观。

模因的功能类似于基因,只是作用于完全不同的事物。我们发现,一种人造物的构造以及生产流程通常可以用一组信息描述出来,它就像人造物的“基因组”。[2]因此,我们可以根据它大量制造人造物。而这组信息恰恰是由多个模因组成的。这意味着,模因是与人造物有关的用来复制信息的基本单位。所以,从根本上来说,我们所见的所有人造物的外在表现和内部成分都是由模因决定的。汽车、桥梁、电缆、牙膏、西装,等等,这些千奇百怪的人造物中的任何一种,都可以追溯其所包含的模因信息。同样的道理,在生物圈中,我们也可以追溯不同物种所包含的基因信息。更重要的是,在追溯的过程中,我们还能有所发现。

例如,猫有四只脚,狗也有四只脚,所以猫和狗在脚的数量方面具有相同的基因。与此同时,在生物圈中,除了猫和狗以外,还有更多的动物有四只脚,它们也都具有这个基因。这就说明,有的基因广泛存在于不同物种中。与此类似,有的模因也广泛存在于不同种类的人造物中。例如,自行车和汽车,它们的一个共同点是都有齿轮,所以齿轮这个信息就成了它们共同拥有的一个模因。这让我们看到了基因和模因的共同之处。当然,它们之间也有不同的地方。

举例来说,在突变方面,基因和模因就有区别。事实证明,在自然环境下,基因突变的现象较少发生(由基因支配的生物圈之所以如此繁茂,是因为在漫长的数十亿年里可以积累大量的基因突变)。相对而言,在人类社会中,模因突变的现象经常发生。这说明,模因具有较高的演化速度。其结果是,在最近的一万年里模因数量急剧增加,引发了模因大爆炸。与此同时,伴随着模因大爆炸,还发生了知识大爆炸。

如今,我们看到了两个彼此之间相互作用的系统:一个是全球脑,另一个是人类的知识体系。随着全球脑的发展,人类的知识体系日益扩大;反过来,日益扩大的知识体系可以帮助人类不断改进全球脑的结构,不断增强全球脑的智能。既然整个人类社会像一个大脑那样在运作,那么,它是否具有情绪呢?很快,我们将讨论这方面的问题。


  • [1] 抽象化的定义引自维基百科。
  • [2] 在生物学中,一个生物体的基因组是指包含在该生物的DNA(部分病毒是RNA)中的全部遗传信息。(引自维基百科)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