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脑》06/走向理智

真理就是具备这样的力量,你越是想要攻击它,你的攻击就愈加充实了和证明了它。
——伽利略

我们每一个人都希望与理智的人打交道。这是因为,理智和善良一样,是一种令人赞赏的行为方式。但令人遗憾的是,在人类历史上,全球脑曾经做出过很多不理智的行为。

在奴隶社会,奴隶们承担着最艰苦的工作。与此同时,他们的生活条件却非常差。更令人悲哀的是,他们还要被奴隶主当作商品买卖。当然,这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人类社会所经历的两次世界大战。在那段时期,战争造成了数千万士兵和平民的死亡,同时因战争而受伤的更是难以计数。如今,虽然人类之间的自相残杀已有所减少,但对其他物种的威胁却大大增加了。其结果是,造成了众多物种的灭绝。那么,全球脑为什么会做出这些不理智的行为呢?毫无疑问,这是全球脑的不完善造成的。这就需要全球脑能够不断完善自己。事实上,全球脑也是这样做的。

可以说,人类社会发展的过程,同时也是全球脑不断完善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它意识到了奴隶制是不合理的,并逐步取消了奴隶制。接下来,在经历过世界大战后,它创立了联合国,大大降低了发生世界大战的可能性。另外,在建立了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后,它每年都会评估物种的绝种风险,以保护那些有绝种风险的物种。当然,这不等于说全球脑在解决问题方面是一帆风顺的。事实上,全球脑所面对的环境通常都比较复杂,这就导致全球脑很难做出正确的判断。即使做出正确的判断,也常常因为行动迟缓,而得不到良好的效果。

仍然以物种保护为例,由于地球上物种种类繁多,其个体数量难以统计,这使得全球脑很难准确掌握濒危物种的数量。与此同时,由于每个物种生存环境各异,这使得全球脑也很难准确掌握物种生存环境受侵害的信息。更严重的问题的是,有的物种,虽然经过世界自然保护联盟评估,认为存在绝种风险,但是由于没有得到足够的关注,同时也没有得到足够的保护,最终还是发生了不幸导致物种绝种了。话说回来,如果说物种保护问题很复杂,那么全球脑所要面对的地球环境则更为复杂。

在地球上,人类社会和生物圈共同构成了一个极为复杂的环境。在这个环境中,其构成元素不是简单的数量巨大,而是有着错综复杂的相互关系。个体与个体,系统与系统,个体与系统,它们之间的关系非常复杂。与此同时我们发现,一定数量的个体可以构成小的系统,小的系统进而可以构成大的系统,大的系统进而可以构成更大的系统。其结果是,在地球上,那些大大小小的系统,就这样一层层地组合在了一起。

我们可以理解,面对如此复杂的环境,对于它所产生的大量问题,全球脑很难做到所有问题都及时解决。所以,我们不要总是抱怨社会。我们应该认识到,它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这样,我们就不会对它乱发脾气了。

事实上,在这个复杂的环境中,经常会出现新事物。这就会产生一个问题。这些新事物令全球脑难以在短时间内掌握其规律,进而导致后者会作出不理智的行为。例如,在上个世纪末,互联网得到了快速发展。它极大地改变了人们的工作和生活方式。但不幸的是,人们也高估了它的作用。整个社会表现出对互联网的狂热,大量项目耗费巨资却难以盈利。其结果是,导致了本世纪初互联网公司股票的大幅下跌。可是,如今却不同了。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在掌握了互联网的发展规律后,人们已经能够从它身上获得益处。不仅如此,全球脑还在继续改进互联网,以便我们可以更好地驾驭它。

从过去的经验来看,包括互联网在内,几乎所有新事物都经历过这样的过程。这意味着,虽然全球脑要面对越来越多的新事物,但是它能够研究这些新事物的规律,从而可以更好地驾驭这些新事物。其结果是,全球脑可以更好地适应自身的发展。当然,在全球脑的发展过程中,它不仅擅长应对各种新事物,同时也擅长应对各种新情况。

在奴隶社会,生产资料通常都比较少。而奴隶制度恰好能够适应这种社会状况。这使得奴隶社会能够生存并发展下去。之后,随着社会的发展,生产资料出现了更多的剩余。这样就改变了社会状况。其结果是,奴隶制度已经难以适应社会的发展。这就导致奴隶社会逐渐走向瓦解,并失去了稳定。之后,为了适应新的社会状况,封建制度得到确立。这样就产生了封建社会,同时也使封建社会能够生存并发展下去。之后,随着社会的发展,封建制度也难以适应社会的发展。这就导致封建社会逐渐走向瓦解,并失去了稳定。之后,为了适应新的社会状况,资本主义制度得到确立。这样就产生了资本主义社会,同时也使资本主义社会能够生存并发展下去。

我们知道,奴隶社会是一种简单的社会形式,它主要是由奴隶和奴隶主共同组成的。相对而言,资本主义社会却要复杂得多。它凭借细致的分工,涌现出了大量职业。与此同时,在资本主义社会,每个人都扮演着优化资源的角色。其结果是,凭借全人类的集体智慧,全球脑能够有效地利用资源。另一方面,随着全球脑向复杂的方向演化,导致新的问题不断产生。然而幸运的是,全球脑已经可以理智地分析问题,并将其一一解决掉。

* * *

我们发现,全球脑具有反省的能力,并且对自身也有清晰的认识。它能够意识到内在的各种意愿,例如建立联合国,结束世界大战以及缓解全球变暖;它能够掌握自身的动机,例如发动战争的目的、缔结合约的目的以及探索太空的目的;它了解自身的特性,例如人类的生存条件、人类的智慧水平以及自身的演化过程;它清楚自身的欲求,例如促进人类和平,寻找外星人以及研究新技术;它懂得自律,虽然做得还不够好,例如限制污染物排放,制裁违法发动战争的国家以及约束各种经济体依法从业。此外,它也希望获得自尊,例如通过发射火箭和建造摩天大楼来展现自己的能力。

全球脑具有大量的反馈渠道,例如新闻媒体、社交网络、研究机构,等等。接下来,在收到反馈后,全球脑能够不断检讨自己的行为,以发扬其中有利的部分,同时减少那些有害的部分。更重要的是,它时时刻刻都在规划着地球的未来,思索着人类的价值。与此同时,全球脑也会不断产生其他想法。所有这些想法都是可以理解的,但并不都是理智的。因此,只用通过不断反省,全球脑才能走上理智的道路。

通过观察,全球脑发现,其赖以生存的资源绝大多数都是有限的。这意味着,全球脑不得不合理地、有节制地利用它们,而不是过度使用任何资源进而导致产生危机。明白了这个道理后,全球脑就开始节约使用各种资源。在这个过程中,它控制了对林木的采伐,同时也控制了对水资源的利用。当然,除了节约使用自然资源,全球脑也会节约使用人造物,例如机动车、纸张、塑胶,等等。在制造人造物的过程中,必然会产生对自然资源的消耗,所以对人造物的节约使用,也就等同于对自然资源的节约使用。

事实上,地球上不仅资源有限,同时它留给人类的发展空间也是有限的。这意味着,全球脑必须控制全球生命体(也就是整个人类社会)的规模,以适合所处的环境。作为参考,我们可以简单回顾一下人类个体的发育过程。从微小的受精卵开始,它不断分裂并形成各种器官,之后经过大约20年,它才发育成一个成熟的个体。令人惊讶的是,在人体中,所有发育成熟的器官其大小都恰到好处,且功能正常(当然也有例外)。事实证明,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是因为整个发育过程受到了DNA的控制。DNA携带了完整的遗传信息。

然而,与人体不同,全球生命体从整体来说并不具有这样的遗传信息。这就需要全球脑采用不同的手段来控制全球生命体的发展。事实上,全球脑对发展的控制需要依靠过去的经验,以及前瞻性的思考,同时还要不断尝试各种手段。为了进一步说明全球脑对发展的控制,下面,让我们来看一些具体的例子。

从目前来看,全球生命体主要存在于地球表面的陆地区域。这个区域是有限的,这就需要全球脑合理地使用这个区域。例如,全球脑需要控制公路的密度,以保障其他生物的生存空间;全球脑需要控制城市的规模,以避免产生过于拥挤的城市;全球脑需要控制建筑物的高度,以保障人类能够在舒适的环境下生存。更重要的是,只有控制人口数量,才能有效控制全球生命体的规模。我们知道,癌细胞无限增殖并广泛传播,从而导致与之接触的任何系统都走向瓦解,最终自身也走向毁灭,这是癌细胞自取灭亡的过程。全球脑应该吸取这个教训。它需要控制人口数量,以避免类似灾难的发生。

与此同时,全球脑各级子系统之间力量的不平衡,也容易导致某些子系统做出有害的事情。例如,在历史上,独裁者们往往拥有过大的权力。其结果是,他们常常肆无忌惮地掠夺财富,甚至是发动战争。类似的,一个公司过于强大,就容易挤垮同行,并获得暴利;一个国家过于强大,就容易对其他国家构成威胁,进而会给世界和平带来不利影响。

因此,我们要小心调节全球脑各级子系统的力量,使其达到平衡,以保持全球脑的稳定。例如,在人与人之间,在公司与公司之间,在国家与国家之间,都需要保持力量平衡。除此以外,个人、公司、国家这三者之间也需要保持力量平衡。如果不这样做,就会产生很多问题。

例如,公司的力量过于强大,可能会侵害个人,使个人的利益受损;反过来,个人的力量过于强大,则可能扰乱公司,使其难以正常运营。类似的,国家的力量过于强大,可能会侵害个人,使个人的权益受损;反过来,个人的力量过于强大,则可能扰乱国家,使其难以正常运作。所以说,我们除了要在同级的子系统之间保持力量平衡,同时也要在不同级的子系统之间保持力量平衡。只有这样,全球脑才能在此基础上生存和发展下去。当然,除了保持力量平衡外,自律对全球脑来说也很重要。

人需要自律,同样,全球脑及其各级子系统也需要自律。例如,工厂需要生产质量合格的产品,而不是生产伪劣有害的产品。这不能完全依靠其他组织的监督来实现(监督只能起到补充作用),而更多的是需要依靠自律。与此同时,国家也需要自律,例如不侵犯其他国家的利益,不将全球共享的资源占为己有,不污染生态环境,等等。事实证明,除了人类自身,没有任何智能系统有能力约束人类的行为,所以更加体现了自律的重要性。

我们知道,犯罪分子经常可以耗费一大批人的精力。确切地说,为了惩罚这些犯罪分子,需要经过多个步骤,例如侦察、逮捕和审判。与此同时,也需要很多人参与进来,例如警察、法官和陪审员。如果犯罪分子很多的话,就很难有足够的人手去惩罚他们。这意味着,良好的治安不能仅仅依靠充足的警力,而更多的是需要依靠自律。只有大家都自律,才能减少为监督别人而耗费的精力。此外,自律并非与生俱来。事实上,它和谦虚、节俭等人类美德一样,是后天养成的。因此,只要经过培养,全球脑及其各级子系统都有望实现自律。当然,有一个问题是,无论经过怎样的培养,都无法杜绝全球脑犯错(像全球脑这样的复杂系统,其本身就是不断犯错的系统)。

人偶尔会犯错,但是这并不能说明人是不理智的。同理,全球脑偶尔也会犯错,这也不能说明全球脑是不理智的。事实上,它的理智主要体现在后期的反思以及纠正行为上。当然,全球脑的各级子系统也是如此。它们也会经常反思自己的错误,并纠正自己的行为。

* * *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都遇到过思考问题时以自我为中心的人。他们习惯从自我的角度进行思考,而不是从多角度思考问题。这就导致他们很难作出客观的分析。同样,群体也会产生这种问题。在某些情况下,群体在决策过程中习惯以群体为中心,其成员倾向于和群体的观点保持一致,并压抑个人的观点。这样的现象被称为群体思维(或团体迷思,groupthink)。1952年,美国社会学家、记者威廉·怀特(William H. Whyte)首先提出了这个概念。

从某种角度来说,法西斯主义实际上就是群体思维的结果。在法西斯国家中,个人难以提出意见。与此同时,那些发表不同观点的人也会被忽视,甚至会遭到排挤和迫害。其结果是,虽然很多人并不赞同群体的观点,却被迫顺从群体。这就导致群体会作出很多错误的行为。

事实证明,有些因素会促进群体思维的产生,例如隔绝外界的信息,或者是采用命令式的领导方式。这两点在法西斯主义国家中体现得尤为明显。在二战时期,其领导人经常蒙蔽人民。他们大力宣扬本国所取得的胜利,同时却忽略被侵略的国家所遭受的苦难。他们通过各种方式美化侵略行为,且完全无视全世界期待和平的愿望。他们通过秘密警察以铁腕来领导国家,并用残忍手段来清除异见分子。

从上面的例子可以看出,群体思维的危害很大。因此,为了使全球脑以及它的各级子系统能够保持理智,就需要积极防范群体思维。一方面,所有人都应该了解群体思维现象,需要知道它的成因和后果。另一方面,在群体内部应积极营造可以自由发表意见的氛围,这其中就包括不同的意见。此外,我们还需要关注群体以外的观点,必要时可以邀请其他群体的成员参与进来,以便提出他们的意见和想法。

本节分析了全球脑为什么在某些情况下会表现得不理智。与此同时,还介绍了全球脑通过不断努力由不理智逐渐走向理智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看到了反省、节制、控制、制衡和自律的积极作用,同时也认识到了群体思维的危害。正如我们所见,在全球脑内部,子系统之间会不断发生相互作用。那么,这些子系统之间是通过什么媒介来实现相互作用的?此外,这些媒介又是怎样大范围地传播和扩散的?接下来,我们将讨论这些问题。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