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脑》07/复杂的情绪

我绝不相信这个时代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正义和良善的价值观,它们不仅有,而且不是朝令夕改、流动无常的,它们是稳定而永恒的。
——苏联作家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

人类个体常常表现出复杂的情绪,例如愤怒、恐惧、伤心、快乐、厌恶,等等。有趣的是,人类个体所表现出的这些情绪,也同样出现在了全球脑中。我们可以把它们当作为集体情绪。

事实证明,全球脑的情绪主要源于内部子系统之间的相互作用。例如,当一个国家遭到侵略时,会表现得非常愤怒;当市民遭到恐怖袭击时,会表现得非常恐惧;当员工遭到集体裁员时,会表现得非常伤心;当人们观看演出时,会表现得非常开心;此外,当人们遇到骗子时,会表现得对其非常厌恶。与此同时我们发现,全球脑的各种情绪,实际上是人类个体情绪相互叠加的结果。

举个例子,一个街头艺人表演一个节目。开始时只有几个人围观,而随着观众的增加,远处的人看到这里比较热闹,于是都好奇地走过来。就这样,观众变得越来越多,进而形成了群体性的好奇心理。不难看出,观众彼此之间的相互影响,促进了群体性好奇的发生和扩大。下面,为了进一步理解全球脑的情绪,让我们再来看看人类个体的情况。

凭经验我们知道,人类个体在一个时刻,常常处在一种情绪状态。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却能够不断改变情绪:早晨,闹钟响起,自己还没睡好,却要爬起来去上班,表现出厌恶情绪;穿上新衣服,感到快乐;城市的早晨堵车严重,再次出现厌恶情绪;上班迟到,担心会被老板批评,怀着略微恐惧的心情;公司新来一个漂亮的同事,好奇心便油然而生了。

事实证明,与人类个体不同,全球脑在一个时刻不只有一种情绪。这意味着,全球脑在一个时刻具有多种情绪。其结果是,这些情绪像不同频率的声波,此起彼伏地影响着我们。例如,印度洋海啸的发生,导致大量人员伤亡。之后,这个不幸的消息,像低沉的哀乐一样,迅速传遍全球。整个人类为此而感到伤心,它是这一时刻全球影响力最大的情绪。与此同时,其他情绪也同样存在,只是影响力不同。例如,有的球队刚刚获胜,球队及其球迷正在庆祝胜利;在大剧院里,观众正专注于魔术师的精彩表演;在法庭上,原告与被告正在聆听最后的宣判。在以上三种情况中,相关人员的情绪更多地受当前事物的影响,并不与整个人类的情绪保持一致。

既然全球脑的意识可以分为三个层次(意识、前意识和潜意识),那么它的情绪也可以分为三个层次:情绪、前情绪和潜情绪。其中潜情绪是指全球脑各级子系统的情绪,在正常情况下无法被整个人类感觉到。然而有的潜情绪在全球脑中大范围地扩散,有机会成为全球脑在一定时间内的重要情绪,即前情绪。最终,那些在一定时间内在全球脑中占支配地位的核心情绪,则会成为全球脑的情绪。

通过经验我们知道,一个情绪成熟的人,无论个人需要是否得到满足,通常能够有效调节情绪并保持良好的心理状态,进而能够实现长期的心理健康。这说明情绪成熟对一个人来说大有好处。因此,就像人的情绪一样,我们希望全球脑的情绪也能变得成熟起来。

对于全球生命体来说,它的健康表现为社会稳定,各级子系统井然有序地运作。然而,不稳定因素总是存在。例如,股市指数总是在不断变化,有时会持续上涨,有时会持续下跌。如果集体情绪不成熟,在股票上涨的时候盲目乐观,对股票价值没有一个合理的评估,人们就会持续买进股票,最终在股市崩盘时必然会造成巨大的财产损失。接下来,人们又难免盲目悲观,长期抛售股票,进而导致股票价格低于其真实价值。毫无疑问,股市的大起大落,必然会影响上市公司的正常运作,同时也不利于个人保持稳定的经济基础。

可以说,为了实现社会稳定,就需要包括个人在内的各级子系统,在面临各种或好或坏的情况时保持冷静,以同舟共济的心态来寻找解决方案。其结果是,当房地产价格暴涨、石油短缺、电力不足等困难发生时,这些子系统将更容易度过危机。

如果全球脑达到情绪成熟的状态,那么它的各级子系统就会像绅士那样思考和发表意见。例如,不用有损人格的语言诋毁领导人,而是会以令人可以接受的方式表述自己的观点。这个原则也同样适用于国家与国家之间、民族与民族之间以及党派与党派之间。这意味着,当发生分歧时,任何子系统都应该尽可能地保持克制并以相互沟通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而不应该发表具有挑衅性质的言论。其结果是,情绪成熟的全球脑可以有效调节情绪状态,进而能够有效缓解紧张情绪,以避免伤害其自身。在讨论过全球脑的情绪之后,下面,让我们分析一下它的记忆功能。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