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脑》07/学无止境

自然选择不会产生绝对的完善,并且就我们所能判断的来说,我们也不曾在自然界里遇见过这样高的标准。
——达尔文《物种起源》

在过去落后的年代,由于教育缺乏而产生了大量文盲,这导致人们显得很无知(旧时代的无知)。然而,在新的时代,虽然文盲数量已经大幅减少,但情况并没有彻底好转,我们仍然显得很无知(新时代的无知)。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在当代,人类知识急剧膨胀,即便在日益改善的教育条件下,每个人所能学习的知识仍然有限。这就形成了个人学习知识的瓶颈。这意味着,在知识大爆炸的今天,相对而言,每个人仅有掌握少量知识的机会。即便是一个非常博学的人,他所掌握的知识相对于全人类的知识来说仍然显得非常少。因此,在人类知识的海洋面前,可以说每个人都力不从心。然而,全球脑却有能力掌握这些知识。当然,全球脑之所以有这个能力,很重要的一点是它具有自学能力。

在教室里,老师向学生传授知识,这是我们最熟悉的一种学习模式。这说明,人类个体在学习方面需要他人引导。相反,全球脑不需要他人引导,它只需要依靠自己就行了。

事实证明,全球脑凭借全人类的集体智慧,可以不断取得新发现。这些新发现有助于全球脑增加知识。与此同时,全球脑凭借全人类的集体智慧,可以不断产生新发明。这些新发明有助于改进全球脑的结构,进而有助于提高全球脑的学习能力。例如,全球脑发明了手机和互联网。之后,手机和互联网大大促进了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反过来,这些变化也能够增强全球脑的学习能力。这意味着,知识的增长速度也会不断加快。其结果是,无论是知识还是全球脑的学习能力,都能够呈指数级增长。此外,我们还认识到,只有全球脑这样的信息处理模型,凭借其强大的认知能力,才能与巨大的知识规模相匹配,才能满足知识呈指数级增长的需要。

毫无疑问,和过去相比,现在的全球脑已经具有强大的能力。它几乎变成了一个强大的神,虽然还不是无所不能。早期的人类个体,常常遭受饥饿和疾病的困扰。而如今,无论是不同层级的子系统,还是最高级的全球脑,都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其结果是,无论是饥饿还是疾病,它们所造成的问题都在不断减少。与此同时,人类的寿命也随之不断延长。可以说,如今的全球脑比过去更懂得爱护自己。这是它不断学习的结果。此外,通过不断地学习,全球脑的行为也变得越来越理性。这让它看起来像是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当然,即便如此,全球脑还是有很多需要改善的地方。而全球脑的可塑性恰好有助于解决这个问题(人脑也具有可塑性)。

我们发现,全球脑的可塑性至少和两个因素与有关。

首先,人类个体的寿命是有限的,而全球脑的可塑性恰好受益于这个自然规律。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在历史的长河中,随着衰老的个体不断离开这个世界,不仅仅是肉体的消失,同时也包括错误观念和陈旧技术的影响力逐渐变小。例如,种族主义观念在过去曾经被大众所接受。凭生活经验我们知道,改变一个人的想法很难,即使它看上去明显是错误的。而随着一代人的离去,旧观念在全球脑中的影响力势必会减弱,这其中就包括种族主义观念。与此同时,新的个体不断诞生。他们刚开始便会学习新的思想,且较少受到旧观念的影响。其结果是,全球脑的思想不会固定不变,而是会不断产生变化。

2008年,奥巴马成功当选第44任——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类似的情景以前只有在电影中出现过,如今却早已成为现实。所以,我们相信,就像对待种族主义观念那样,全球脑将会把那些落后的、有害的观念统统抛弃,同时能够吸取那些先进的、有益的思想。

当然,除了人类有限的寿命外,全球脑各级子系统的自由组合也有利于全球脑的可塑性。例如,在好莱坞,为了拍摄一部电影,常常需要招募很多人,例如制片人、导演、演员,等等。等影片拍摄完成后,他们会立即解散。之后,如果需要拍摄新电影,就会再重新招募一批人,以组建新的制作团队。与此类似,在制造业,当某个公司预测一个新技术具有可行性时,如果无法独自承担研发费用,便会邀请多个公司共同组成研发联盟,以开展相关研究工作。与此同时,对国家来说,它们可以根据需要加入或者退出国际组织。所以说,国家这一层级的子系统也可以自由组合。更重要的是,自由的观念越来越深入人心,它能够促进各级子系统的自组织,从而大大增加了全球脑的可塑性。

基于以上讨论,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全球脑的学习能力将变得越来越强。而实际上,这反映其整体智能水平也具有同样的发展趋势。接下来,我们将分析这方面的情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