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脑》08/同一个世界 同一个生命

如果坚持认为超人类只是人类行为的总和并以此否认超人类的存在,那么,这就等于宣称人仅仅是构成身体的微生物和细胞的总和。
——美国生物学家林恩•马古利斯,美国科普作家多里昂•萨根

科学家们认为,生命具有七个基本现象,它们分别是体内平衡、组织性、新陈代谢、生长、适应、对刺激作出反应以及繁殖。事实证明,全球生命体也具有这些现象。

首先,让我们先来看看全球生命体的体内平衡。我们知道,在每次经历过大规模战争后,都会导致人口锐减。这时,人口自然增长率就会上升,以填补人口的缺失。之后,在人口增长到一定规模后,有限的粮食就会限制人口的进一步增长。此时,人口自然增长率就会下降,以便人口数量和粮食数量能够相互匹配。其结果是,通过这个过程,就实现了人口数量的平衡。

当然,在全球生命体内部,除了能够实现人口数量的平衡,同时也能够实现资源供给的平衡。例如,当蔬菜供应出现不足时,就会导致价格上涨。随后,为了赚取更多的钱,农民就会扩大蔬菜的种植面积,以便能够销售更多的蔬菜。相反,当蔬菜出现过剩时,就会导致价格下跌。之后,为了避免价格进一步下跌,农民就会缩小蔬菜的种植面积,以便能够减少蔬菜的供给。其结果是,通过这个过程,就实现了蔬菜供给的平衡。此外,通过这个过程,也能够实现其他资源在供给上的平衡,例如煤、石油、天然气,等等。在了解了全球生命体的体内平衡后,下面,让我们来分析一下它的组织性。

我们知道,细胞是生命的基本单元。大量细胞汇聚在一起,可以组成生命。类似的,人类个体也是全球生命体的基本单元。大量个体汇聚在一起,可以组成全球生命体。这说明,在全球生命体中,人类个体可以当作为“细胞”。如果考虑到人类能够使全球生命体具有智能,那么,人类个体就可以当作为“神经细胞”,也就是“神经元”。与此同时,人造物则可以当作为特殊类型的基本单元。更重要的是,它们也能发挥作用。例如,房屋可以为人类提供活动空间;食品可以为人类提供能量来源;电脑则可以参与处理信息的工作。正如我们所见,全球生命体可以将人与人造物有机地组织在一起,以发挥他们各自不同的作用。毫无疑问,这充分体现了全球生命体的组织性。

既然全球生命体主要是由人和人造物组成,那么其新陈代谢自然也包括这两者的代谢过程。我们看到,源源不断的食物,可以为人体持续提供物质和能量。与此同时,石油、煤矿等能源,能够为人类持续提供动力,以便生产新的人造物,或者是销毁旧的人造物。在这个过程中,部分人造物会经历不断推陈出新的过程,而不是复制已有的人造物,例如电脑、手机、汽车,等等。在了解了全球生命体的新陈代谢过程后,下面,让我们来分析一下它的生长过程。

纵观历史,我们可以看到全球生命体的生长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首先可以看到人口数量的持续增长:在公元前8000年,全球人口数量大约为500万;公元前1000年,大约为5 000万;公元元年,大约为2亿;公元1000年,大约为3.1亿。如今,到了2019年,全球人口数量甚至增加到了77亿。

与此同时,随着人口数量的持续增加,人造物的数量也跟着持续增长。可以说,每一种人造物都经历过由少到多的过程。例如,早期的汽车,其年产量非常少;如今的汽车,其年产量却变得非常多。此外,手表、电话、电脑等物品,也都经历过同样的过程。

当然,人造物不仅是数量变多了,同时其种类也变多了。我们看到,人类早期只有少量的生活必需品,例如衣服和陶罐。然而,随着人类不断研制新产品,人造物的种类逐渐变得多了起来。其结果是,人造物的种类在当代已经变得非常多了。毫无疑问,只要数一数一个超市的所有商品,就可以证明这一点。

与此同时,人造物不仅是种类变多了,同时其结构也变得越来越复杂。例如,在过去,像手表这样的复杂人造物很少见。如今,同样复杂,甚至更复杂的人造物已经变得很常见,例如电脑、手机、汽车,等等。

更重要的是,随着人造物的不断发展,人类社会正变得越来越一体化。确切地说,公路、铁路等运输网络,以及互联网、电话等通信网络,它们将整个人类联结在一起,构成了一个巨大的生命体,也就是全球生命体。与此同时,随着人造物的不断发展,这个生命体正变得越来越健壮,越来越强大。毫无疑问,这有助于提高它的生存能力。

我们知道,现有的物种,由于可以适应地球上的环境,所以能够生存下来。那么,全球生命体是否能够适应地球上的环境呢?事实证明,全球生命体能够适应地球上的环境。具体来说,阳光、空气、水,等等,这些资源为全球生命体的生存提供了条件。与此同时,也没有任何灾难能够威胁到它的生存。因此,在漫长的时间里,它几乎都是在毫无威胁的环境下自由成长。可以想象,由于全球脑日渐发达,在未来,全球生命体应该有能力预防各种灾难的发生。或许它将有能力改变彗星的飞行轨道,以避免其碰撞地球;或许它将有能力预报地震的发生,以减少自身所受到的伤害。

迄今为止,全球生命体还没有遭受过外星智能生命的攻击。不过现在没有,不等于将来没有。宇宙如此巨大,意味着在环境方面,可能有大量行星类似于地球。因此,这些行星孕育出智能生命的可能性非常大。如果成功的话,在未来的某个时期,这些行星孕育出的智能生命就有可能攻击地球。事实上,有些科幻电影就描写了这种危机,例如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所导演的《世界之战》。或许在未来,全球生命体将有能力抵御外星智能生命的攻击。不过对它来说,这种防御战可能毫无胜算可言。

如果对比一下全球脑在当代和它在5000年前的状况就会发现,其智能水平的变化非常大。这意味着,在宇宙中,那些类似于地球的行星(其生命周期非常漫长)在智能水平方面将相距悬殊。毫无疑问,在如此多的行星中,全球脑很难在智能水平方面保持领先地位。所以说,全球生命体在遭受外星智能生命攻击时将毫无胜算可言。为了能够抵御外星智能生命的攻击,全球生命体只能不断壮大自己。

话说回来,目前,全球生命体完全可以适应环境的变化。与此同时,它也能够适应自身的变化。由于其发展速度非常快,所以我们很难预测,它在未来将具有怎样的能力。但是,我们可以想象得出,它将具有异乎寻常的能力。因此,它将能够应对异乎寻常的变化。例如,古人期待可以像鸟一样飞上蓝天,而如今,人类已经大大超越梦想,在遥远的月球上留下足迹。所以没有不可能,全球生命体所具有的非凡能力,正是其魅力所在。

我们看到,当全球生命体内部发生变化时,就会带来某种刺激。随后,全球生命体就需要对这种刺激作出反应。例如,当领土争端、民族对立等情况发生时,全球生命体就需要及时应对这些情况。当然,来自全球生命体内部的刺激,并不都是让人感到不快的。例如,奥运会、博览会、音乐会,等等,这些活动就可以给全球生命体带来愉快的体验。

当然,不仅全球生命体内部会发生变化,全球生命体外部同样会发生变化。其结果是,光线、气温、风速,等等,这些参数的变化,会给全球生命体带来持续的刺激。反过来,全球生命体则时刻都在对这些刺激作出反应。此外,当台风、地震等灾难发生时,它需要采取各种措施来应对这些突发事件。它既需要运送救灾物资,同时还需要安置灾民。

我们知道,生命通常具有繁衍能力。那么,作为一个生命体,全球生命体将如何繁衍呢?或许在未来,人类可以移居到月球上,形成月球生命体;可以移居到火星上,形成火星生命体;甚至可以移居到太阳系外的其他行星上,形成以该行星为基础的生命体。如果这些可以成为现实,那么即便未来的太阳系不再适合智能生命生存,它们仍然能够在宇宙中延续下去。

* * *

到本章为止,我们已经深入地了解了全球脑思想。与此同时,我们也感觉到它需要更系统的阐述。这就需要更多的研究人员参与进来。此外,由于全球脑思想是一个庞大的理论体系,那么它自然会与广阔的人类知识产生相互影响。因此,接下来,我们将陆续探讨与之相关的其他主题。其中在下一节,我们将首先谈到信息革命。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