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脑》11/人口爆炸的力量

在各方面彼此最相像的类型之间,竞争也一般进行得最为激烈。
——达尔文《物种起源》

自从人类出现后,人口数量就一直处于增长状态。当然,这不意味着人口数量的增长不受限制。事实证明,地球的承载能力是有限的,所以人口数量不可能无限制地增长。例如,在1798年,马尔萨斯出版了《人口原理》一书。这本书就谈到了这个问题。在书中,马尔萨斯详细地描述了人口数量与食物供应的关系,并得出人口增长受食物供应制约的结论。此后,受马尔萨斯启发,人们便开始在更广阔的领域内研究人口问题。

众所周知,一个被广泛关注的人口问题就是人口爆炸。统计资料显示,在最近的几百年里,人口数量增长得非常快。例如,在1800年,世界人口数还仅有10亿。然而到了2019年,这个数字就增加到了77亿。换句话说,在短短的200多年里,人口数量就增加了67亿。就这样,随着人口数量的快速增长,全球脑正迅速地被越来越密集的人群所填充。毫无疑问,这有助于全球智慧的提高。然而,人口数量的过快增长却会产生问题。它会导致人口数量过多,从而会引发越来越多、越来越严重的问题,其中就包括对环境的破坏。其结果是,控制人口数量的过快增长,已经成为全人类最紧迫的任务之一。只有人口数量与全球脑的需求相匹配,才能保障全球脑的可持续性发展。

当然,除了人口数量外,人口分布也会对全球脑产生影响。事实上,从古到今,在人口数量不断增加的同时,人类也在不断迁徙。其结果是,那些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其人口分布趋向于平均化。此外,在趋向于平均化的同时,在部分地区也出现了人口聚集的现象,例如在城市中。我们发现,人口稠密的城市,通常也是全球脑最发达、最活跃的部位。相反,在农村地区,由于人口稀少,就会变得既不发达也不活跃。这就体现出了城市的优势。不过即便如此,由于现代通信技术的发展,人们却可以保持宽松的居住环境,而不必住得过于集中。无论你住在哪里,只要能上网,都可以帮助全球脑快速地处理信息。

话说回来,在全球脑中,虽然人口数量总是在不断增加,但是其增长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例如,在原始社会,由于食物匮乏和医疗水平低下,导致人口增长率较低。之后,随着社会的发展,饥饿、疾病、战乱等因素逐渐减弱。这种情况可以提高人口增长率。随后,就引发了人口的快速增长。然而在当代,部分国家仅有较低的人口增长率,使得人口增长缓慢。尤其是在某些国家,甚至出现了人口减少的现象,例如在日本和韩国。如果这种现象长期存在的话,就会导致人口出现不足,进而会影响相关国家的正常运作。但是在美国,由于不断有移民补充而缓解了相关问题。这就说明了人口流动的重要性。

事实上,人口流动是社会中常见的一种现象。尤其是在当代社会,这样的现象很普遍,并呈现出以下4个特征:

  1. 参与流动的人口越来越多

一方面,人口存在较多的长期流动。大量人口四处迁徙,以寻找更容易赚钱的工作,或者是寻找更适宜居住的地方。另一方面,人口也存在较多的短期流动。以各国元首为例,在当选之前,他们常常需要周游全国各地,以获取最广泛的支持。在当选后,他们仍然需要往来于各个地区,以解决各种棘手的问题。此外,他们也需要定期出访,以加强与其他国家的关系。

  • 人口流动的速度越来越快

凭借现代化交通,人们可以快速抵达目的地。例如,为了参加一个会议,与会人员可以搭乘飞机前往会议所在城市。对当代人来说,这是一种习以为常的快速流动方式。另外,有的人需要在不同的地方处理业务。他们在一个地方完成工作之后,会前往另外一个地方开展工作,这种情况也体现了人口流动的快速性。例如,影片主创人员需要去全国各地,以宣传最新的影片;销售经理需要出国,以推销最新的产品;维修工程师需要出差,以维修出故障的机器。

  • 人口流动的范围越来越广

对于普通人来说,由于工作需要,他们有可能会被派到外地;对于跨国公司的员工来说,派驻地点正变得越来越远,逐渐由公司周边地区扩展到世界各地;对于探险者来说,在过去人类难以抵达的地方,他们留下了越来越多的足迹,例如山峰、南极、深海,等等;对于宇航员来说,在征服太空的过程中,已经有很多人乘坐航天器冲出了大气层,其中部分人甚至踏上了遥远的月球。

  • 人口流动的复杂度越来越高

在大城市,人们频繁来往于多个地点,例如家、工作场所、购物中心,等等。之后,这些人的行走路线交织在一起,就形成了一个复杂的网络。与此同时,随着国际交流的增加,机场正变得越来越繁忙,随处可见有着不同肤色和文化背景的人群。这说明,人口流动正变得越来越复杂。

我们发现,阳光照耀到哪里,哪里的人们就会从睡梦中苏醒,并开始流动起来。接下来,在整个白天,到处都可以看到碌碌的人群。之后,等到夜幕降临时,人们才会减少出行,以便回到家中休息。毫无疑问,正是由于人口的自由流动,人们才可以自然地进入到被社会所需要的地方,以发挥自己的作用。这意味着,只有保障人口的自由流动,才能保障全球脑的正常运作。

* * *

当然,随着社会的发展,不仅人口流动的速度加快了,人口结构也在不停地变化。事实上,我们可以按照不同的标准划分人口结构,例如年龄、性别、人种、民族、宗教、教育程度、职业、收入和家庭人数,等等。这说明,影响人口结构的因素很多。不仅如此,它们所带来的影响也各不相同。

具体来说,在年龄方面,由于人均寿命的延长和出生率的下降,人口结构出现了老龄化倾向。

在性别方面,随着男女平等的观念逐渐深入人心,以及世界和平避免了男性人口的减少,男女比例已经接近于1比1。

在人种方面,自然增长率高的人种在世界人口中的比例将逐渐提高。

在民族方面,自然增长率高的民族在世界人口中的比例将逐渐提高。

在教育程度方面,文盲所占的比例不断下降,知识大众所占的比例不断上升。

在职业方面,体力劳动者所占的比例不断下降,而脑力劳动者所占的比例却在不断上升。此外,随着职业的多样化,通常一种职业所占的比例将不断下降,但是新兴职业,例如软件工程师,却呈现出不断上升的趋势。

在收入方面,随着经济的发展,高收入者所占的比例不断上升,低收入者所占的比例不断下降。

在家庭人数方面,由于新婚夫妇更多地选择从上一辈家庭中独立出来,再加上出生率下降,以及一些人选择单身生活,因而,平均家庭人数正趋向于逐年减少。

正如我们所见,人口结构出现了很多变化。而为了获取人口结构方面的信息,或者是为了获取与人口有关的其他信息,很多国家开展了人口普查工作。之后,将各国的人口普查结果汇总在一起,就可以得出全球范围内的人口信息。当然,这样做也会带来问题。由于每个国家的普查方法不同,而且普查时间也不一致,这些因素会导致汇总的信息难以体现人口的真实状况。为了对全球脑的运作提供更有效的支持,未来可能需要在全球范围内开展人口普查工作。其结果是,通过人口普查,人类可以对全球脑有更全面的了解。只有这样,人类才能更有效地控制全球脑的运作。

有趣的是,当国家在忙于人口普查的时候,还有的人却在忙着测试人类的智商。美国人詹姆斯·弗林(James R. Flynn)就是其中之一。通过对不同时代的人进行测试,他发现了一个现象,也就是人类的智商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会不断发生变化。确切地说,人类的智商正在逐年提高。由于弗林在这方面的研究最为突出,因而这种现象就被称为弗林效应。事实证明,有多种因素能够促进人类智商的提高,例如营养水平的改善、教育的普及、社会复杂度的提高,等等。这说明,随着全球脑变得越来越发达,它可以为提高人类智商创造良好的条件。当然,反过来,随着人类智商的提高,人类也能够加快全球脑的发展速度。 不过,令人遗憾的是,人类的发展并不均衡。例如,在2005年,国际劳工组织发表的一份报告就体现了这一点。报告显示,全世界仍然有多达1 200万人生活在奴隶制下。这说明,还有很多人在过着非常落后的生活。或许我们无法彻底消除人类之间的差距,但是至少可以缩小这个差距。这样就可以让更多的人过上更好的生活。毫无疑问,这有助于提高个人在社会中的参与度,进而有助于提高全球脑的智能水平。在《物种起源》中,达尔文向我们展示了物种之间的生存竞争。这些竞争非常激烈,也非常残酷。很多人认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应该是这样的。然而,他们忽视了物种之间不仅有竞争,同时也有合作。下面,就让我们来谈一下人与人之间的合作吧。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