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脑》11/全球化

最容易的事莫过于给人类制度挑刺儿,最难的事莫过于提出切实可行的改进措施。可悲的是,有才能的人大都把心思用在前一件事情上而不是用在后一件事情上。
——马尔萨斯《人口原理》

说到全球化,就不得不提到国际组织。事实证明,为了促进人与人之间的合作,人们建立了众多的国际组织。其中既有全球性国际组织,同时也有区域性国际组织。这些组织遍布全球。结果就是,它们不但加深了人与人之间的合作,同时也扩大了人与人之间合作的规模。其中,部分组织如下表所示:

表11-1  国际组织

全球性国际组织区域性国际组织
世界动物卫生组织 世界卫生大会 世界卫生组织 世界厕所组织 世界展望会 世界水资源协会 世界海关组织 世界犬业联盟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 世界童军运动组织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 世界贸易组织 世界银行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洲:     欧盟     欧洲议会     欧洲自由贸易协会     欧洲航天局     欧洲专利组织 亚洲:     亚洲合作对话     东南亚国协     南亚地区合作协会     波斯湾合作理事会 ……

毫无疑问,如此多的国际组织,充分展现了人类社会全球化的现实。它们各司其职,分别将各自的子系统团结起来,形成了更大的系统。与此同时,这些组织还错综复杂地交织在一起,将整个社会融为了一体。不过,这却让某些人担心了起来。

他们担心全球化会导致严重的极权主义。其结果是,个人会像蚂蚁一样失去自由,并且需要从事单调、乏味的工作。但事实正好相反,它可以增加个人的自由和多样性,当然也可以增加各级组织的自由和多样性。相关内容已经在本书“对全球脑的忧虑”一节中讨论过,这里就不再重复了。

即便有些人对全球化有所顾虑,但全球脑的发展可以说是不可避免。在人脑中,神经元之间通过相互作用,可以形成具有智力的器官。类似的,在地球上,人类个体之间通过相互作用,也可以形成具有智能的系统。不仅如此,当这个系统具有自我意识后,必然会积极主动地变革自身。结果就是,它可以改善各级子系统之间相互作用的效率,进而能够提高全球脑的智能水平。

更重要的是,我们每个人都是这个全球脑的一部分。当然,在这样一个不均衡的系统中,每个人的状况并不相同。有的人是科学家,有的人是工人;有的人寿命超过百岁,有的人寿命还不到1岁;有的人生活在富人区,有的人生活在贫民区。但是,一个人,无论他在全球脑中发挥的作用有多大,无论他处于怎样的生存状态,他都是全球脑中的一员。

既然这个全球脑是由数十亿个人组成的,那么,它是否会分裂成几个相互竞争的大脑呢?答案是否定的。按照不同的分类方法,它实际上可以分为多个子系统。例如,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全球脑可以分为两大联盟和中立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它仍然可以分为两大联盟和中立国,只是与一战时期的国家组成不同。在冷战时期,根据意识形态,它可以分为东、西方两大阵营。如今,按照国家分类,它可以分为将近200个国家。与此同时,一个国家可以同时参加多个国际组织。

事实上,所有这些在不同时期根据不同需求建立的国际组织,它们都是全球脑的子系统。它们都是动态变化的。确切地说,其规模和影响力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它们都会经历诞生、成长、衰落和消亡的过程。这说明,这些组织只是全球脑在一定时期内所表现出的系统现象,而不是几个独立的大脑。

如今,随着全球化进程不断加快,就像人脑这样的有机体一样,在全球脑中,子系统之间的依赖性也变得越来越强,这样就进一步降低了分裂的可能性。此外我们还知道,一个人只有一个大脑。这意味着,全球生命体也只有一个大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两者都是生命体。

* * *

对于生命体,达尔文曾经提出过“相关变异”的概念。他在《物种起源》中写道:“整个体制在它的生长和发育中如此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以致于当任何一部分发生些微的变异,而被自然选择所累积时,其他部分也要发生变异。”和其他生命体一样,在全球生命体中,相关变异也同样存在。只是在全球生命体中,相关变异更多地体现在人工变异上。举例来说,船舶通常是用来运输人员和物资的,但是当飞机出现后,船舶发生了变异,形成了可以起降飞机的航空母舰。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例如,电灯的发明,促进了电力系统的发展;汽车的发明,促进了高速公路的形成;液晶屏的发明,则促进了电子产品的更新。

此外,互联网的诞生,也促进了变异的发生。具体来说,互联网促进了行为上的变化,例如阅读、购物、通信,等等,与此同时,它也促进了行业的改变,例如电影、音乐、游戏,等等。相反,在过去人类社会不发达的时候,一个变异只能在小范围内起作用,只能引起较少的相关变异。之后,人工变异经历了由少到多的过程,人工变异之间的相互作用也经历了由少到多的过程。其结果是,相关变异也经历了类似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相关变异能够以指数形式增长。

当然,全球化不仅促进了变异的发生,同时也促进了思维的发展。这是因为,思维具有发散特征,而全球化恰恰有助于发挥思维的这个特征。其结果是,发散性思维在全球脑中变得很常见。在全球脑中,人与人之间能够相互交流想法,与此同时,知识和技术也能够得到广泛传播。毫无疑问,促进全球范围内的知识共享将有益于全球脑的思维。例如,通过开放软件的源代码,可以提高整个软件行业的技术水平;通过编写网络百科全书,可以促进人类知识的共享;通过保障网络的互联互通,可以为全球思维提供良好的通信条件。正因为全球化能够带来诸多好处,所以作为一种支持全球化的观念,世界主义大受欢迎也就不足为奇了。

简单来说,世界主义是一种认为全人类都属于同一精神共同体的社会理想。为了实现这个理想,国家之间在政治、经济和道德方面更具包容性。世界主义者,也可称为世界公民,是指关注全球事务的个人。他们常常具有跨越国界的对人类的博爱。和全球脑思想一样,世界主义倡导全人类是一个互帮互助的整体,国家之间应该建立国际公约以避免发生冲突。与此同时,它也有助于保护环境,以减少因科学技术的发展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例如,作为一个持有世界主义观念的组织,绿色和平组织就致力于这方面的工作。

通常情况下,世界主义以全球共识(或地区共识)来影响全球脑各级子系统的行为。它并不主张取消公民的国籍,以至于影响个人在国家方面的社会实现和归属感,而只是帮助其树立一个全球观念。世界主义不会造成世界经济结构单一。这意味着,各级经济实体仍然具有多样性。此外,世界主义并不阻碍个人服务于祖国的民众,它只是倡导在此基础上的更广泛的博爱精神。

就这样,在世界主义的影响下,欧洲建立了欧洲联盟。欧洲联盟简称欧盟,现已拥有20多个成员国。这是一个区域性的全球化过程,它推动了各成员国在贸易、农业和金融等方面的统一,同时也确立了内政、国防和外交等方面的盟友关系。其中欧洲共同体包括关税同盟、单一市场等部分。欧盟有很多机构,例如欧洲理事会、欧洲委员会、欧洲议会,等等。此外,欧盟还具有官方货币,即欧元,它为在欧盟内生活的居民在经济交往上带来极大的便利,同时也提高了经济效率。

全球化过程类似于欧盟的建立,只是范围扩大到了全世界。其中,联合国就是全球化的具体形式。就目前来讲,联合国各成员国之间的协作不及欧盟那样紧密。但未来这一情况可能会有所改变。此外,联合国如果能够像欧盟那样取消成员国之间的边境管制,那么,更多的人将可以实现环球旅行。毫无疑问,这能够丰富人们的生活,并扩大其视野,使其能够增长见识。在这个过程中,语言能够发挥重要的作用。当然,语言对联合国来讲也很重要。我们知道,联合国的正式语言共有6种,包括汉语、英语、法语、俄语、阿拉伯语和西班牙语。由于联合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国际组织,因而使用多种语言可以更迅速地传达文件。

联合国的任务主要包括裁军与军控以及维护人权。为了避免大屠杀悲剧再度重演,联合国在1948年通过了《世界人权宣言》,旨在维护人类的基本权利。之后,联合国又通过了两份具有强制性的人权公约,即《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此外,它还设立了专门的人权机构,也就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事实证明,联合国做出了很多贡献,例如促进全球民主化,提高妇女权益,开展救援活动,等等。当然,即便如此,还是有很多问题等待着联合国去解决。

我们知道,国家之间常常会为争夺土地而发生冲突。那么,该如何解决此类问题呢?从根本上来讲,就是在未来取消国家的部分权利,使其不再垄断土地等资源。其中,对于重要的资源,应该由像联合国这样的全球性机构来统一安排。而对于普通的资源,则可以考虑由商业公司通过投标来购买。这样,就能有效减少国家之间的冲突。

如今,我们正处于全球脑刚刚觉醒而全球化尚未完成的时期。在这个时期,全球脑的上层控制机制尚不完善。毫无疑问,联合国的局限性正体现了这个时期的特点。例如,某些成员国拥有特权。这些特权经常会被滥用,从而导致一些议案虽然是合理的但是却无法通过。与此同时,联合国也缺乏有力的控制措施。它难以约束那些强大的国家,从而导致不能完全实现和平。此外,有的决议因不符合某些成员国的利益,所以很难被这些成员国落实。这就导致问题层出不穷。

我们看到,在世界各地,种族屠杀、局部战争等事件仍时有发生。联合国虽然可以对此采取一些手段,例如发表声明、作出决议、派出维和部队,等等,但是却难以有效地阻止此类事件的发生。此外,目前的一国一票制度导致几万人的小国和数亿人的大国拥有相同的投票权。毫无疑问,这是不公平的。当然,不完善也可以成为不断改进的动力,以促进全球脑不断做出改进。

事实上,在未来,通过对联合国进行改革,将有机会提高全球脑上层控制机制的运作效率。当然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由于联合国是以国家为基础而形成的控制层级,因而它必然会受到其成员国的影响。例如,对于改革安理会,无论是常任理事国还是其他国家,难免会有不同的意见。之后,这些意见汇集在一起,使得这些国家难以在短时间内达成共识。这就需要人们保持耐心,一步一步地达成共识。

* * *

有趣的是,在国家层面出现全球化趋势的同时,语言作为一种交流工具,也出现了全球化趋势。我们知道,上海是一个发展中的大城市。在1998年以前,虽然它已经是中国最发达的城市之一,但是上海与其他地区的交流还不够多,与此同时开放程度也不够高,所以其方言——上海话一直位于口语交流的首位。迁徙而来的外地人,不得不学习上海话,以便与当地人进行交流。然而在之后的10年,这里所使用的语言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确切地说,随着外地人的持续涌入,以及上海与其他地区的交流变得越来越多,普通话的使用率开始不断上升。

如今,普通话已经成为上海市民最主要的口语工具。不过,这也会让人产生一些忧虑。例如,随着讲上海话的人变得越来越少,上海话是否会失传?即便短时间内不会失传,这种情况是否会削弱本地文化?毫无疑问,对于那些只有少数人讲的语言来说,这是它们都会面临的问题。

在过去,全球范围内的交流相对较少,因而每个地区都可以形成自己的语言(类似于拥有自己的货币)。随后,这些语言彼此之间相互作用,导致相邻地区的语言提高了相似程度。其结果是,就形成了这些地区所特有的语系,例如汉藏语系、印欧语系、乌拉尔语系,等等。

毫无疑问,随着全球化进程的加快,语言将经历与货币类似的过程。如果货币种类过多,对国际贸易来讲,就需要应对繁琐的货币转换过程。显然这会阻碍国际贸易的发展。同样,如果语言种类过多(世界上已知的正在使用的语言多达3 000多种),对国际交流来讲,就需要应对繁琐的语言转换过程(也就是翻译)。显然这会阻碍国际交流的发展。而语言的全球化,恰恰有助于解决此类问题。在这个过程中,就像美元在国际贸易中所发挥的作用那样,英语逐渐成为国际交流中主要使用的语言。

当然,和口语一样,文字也同样会受到全球化的影响。在全球化过程中,拉丁字母在众多文字中优势明显,之后,它成为了使用最广泛的文字形式。此外,绝大多数非拉丁字母语言也都有拉丁字母转写方式。毫无疑问,这能够加快文字的统一进程。而文字的统一,又有助于提高信息传播的效率。这样就能大大加快人类文明的传播速度。所以说,全球化过程促进了语言文字的统一。反过来,语言文字的统一,也促进了全球化过程。在了解了语言文字所发挥的作用后,下面,让我们来看看世界博览会所发挥的作用。

类似于奥运会,世界博览会也是一种国际盛会。它的规模逐年扩大,其影响力也随之不断增强。通过参加世界博览会,世界各国能够在文化、科技等方面开阔人们的视野。此外,每一届世博会都有不同的主题,例如“世纪回顾”“太空时代的人类”“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等等。这些主题与当时的科技成果和社会需求有关。其结果是,这些具有鲜明主题的世博会,能够有力地推动全球意识的融合,使很多观念能够成为全人类的共识。因此,世博会能够在全球范围内指导人与人之间的协作,以实现全人类共同的目标。

我们知道,每一次世博会都会选择在不同的城市举办,例如伦敦、巴黎、上海,等等。这样便使全球不同城市逐年成为世界的焦点。现在,让我们闭上眼睛,想象一下世博会召开时的情况。当世博会将要召开时,该届的举办城市会急剧升温,同时会发出带有颜色的光芒(假设是红色的)。接下来,这些光芒迅速向全球扩散,令整个人类都可以目睹来自这个城市的盛况。而下一届,在地球的不同位置上,另一个城市变换了主题,用蓝色点亮了全球。接下来,其他城市则会选择绿色、黄色、紫色等其他的颜色。如同这多彩的颜色一样,全球脑随着世博会主题的变换而不停地涌现出新的意识。全球脑正是如此多彩,如此迷人,如此令人陶醉。

那么,在这样一个极具魅力的全球脑中,每个人应该如何度过自己的一生呢?这正是下一节我们要讨论的内容。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