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脑》11/加强合作

我们从别人的发明中享受了很大的利益,我们也应该乐于有机会以我们的任何一种发明为别人服务;而这种事我们应该自愿地和慷慨地去作。
——富兰克林

在全球脑中,战争和奴隶制一样,是一种落后的解决问题的方法,它们最终将不复存在。

然而,在很多人看来,战争却难以避免。例如,孙子兵法就特别强调军事的重要性,认为军事决定着国家的生死存亡。事实上,在生物圈内,从较低级的动物开始,战争就已经开始了。动物与动物之间常常处于敌对状态。人类也是如此。在人类历史上,流血冲突一直伴随着我们,并且愈演愈烈。以致于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战争已经发展到极为危险的程度,令整个社会感到恐惧。之后的几十年,虽然避免了世界大战,但是局部战争仍然困扰着整个人类。

在战场上,士兵不想踩到地雷,以免自己被炸断腿;士兵不想被子弹射中,以免自己受伤;士兵不想遭到炮击,以免自己被炸死;士兵更不想遇到核爆炸,以免自己完全化为灰烬。毫无疑问,在战场上,交战双方都怀着同样的恐惧心理。或许大多数人都认为,他们是在为祖国而战,所以这一切都是值得的。但是,如果站在全球角度来看,很显然他们是在杀害同胞。这等于是人与人之间在自相残杀。所以,推广全球脑思想有利于人们放下武器,以减少国家之间的战争。

事实证明,战争具有极大的破坏力,会产生非常严重的后果。举例来说,战争会导致大量人员伤亡,会导致大量人造物被损坏,会导致经济停顿,等等。这就需要我们极力避免战争的发生。事实上,我们可以借鉴人脑的运作方式。在人脑中,神经元可以通过交流信息来做出决策,而不是依靠武力。同样,在全球脑中,人类也可以通过交流信息来做出决策,而不是依靠战争。可以想象,随着人类社会逐渐融为一体,在未来,军队有可能不再为任何子系统服务。或者,即便军队仍然得以保留,其用途也将仅限于救灾等活动。

事实上,避免战争只是我们的最低要求(即便是最低要求,它至今也没有完全实现)。除此以外,我们还希望人们能够加强合作,来共同应对挑战。这就需要我们每个人都能够提高自己的意识层次。

首先,每个人都有自我意识,他将自己和整个世界除他以外的其余部分区分开来。他每天做很多事情,都是为了这个自我能够继续存在下去,并保持良好的状态。假如他有家庭,那么他便有了家庭意识。他了解家庭对自己的帮助,也愿意为之付出努力。假如他在一个公司工作,那么他便有了公司意识。正是他和同事的共同努力,才使得公司能够为客户提供良好的产品或服务。同时,他也不断地从公司获得生活来源以及成就感。他在一个国家生活,那么他便有了国家意识。在奥运会上,当祖国赢得金牌时,他会为此感到高兴。如果有任何能为国争光的事,他也会乐于去做。再上一层,他需要有全球意识。

我们每个人都获得了来自全球的帮助,反过来,我们也应该乐于去帮助地球上的其他人。从全球角度来讲,每个人都是这个巨型团队里的一员。无论是在公司里,还是在国家中,我们都知道合作的重要性。同样,在全球脑中,我们仍然需要进行合作。不仅如此,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与人之间的合作还会逐渐深入,与此同时,合作的规模也会变得越来越大。时至今日,人与人之间的合作已经延伸到了全球,并产生了全球化现象。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