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脑》12/新的人生观

我从来不把安逸和快乐看作是生活目的本身——这种伦理基础,我叫它猪栏的理想。
——爱因斯坦

人与其他动物的最大不同是,人拥有较高的智力。如果一个人不充分利用这个特长,就等于是一个巨大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人生只有一次。换句话说,一个人只有一次机会活在这个世界上。因此,我们需要认真对待自己的人生,以发挥自己的价值。这意味着,我们不应该为单纯的快乐而活着。

如果只是为了快乐,我们可能会度过碌碌无为的一生。这就需要我们改变自己的人生追求,去寻找更有价值的事去做。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一个人的价值,与他对整个社会的影响成正比。毫无疑问,爱因斯坦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在科学方面,他的影响力很大,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感受到他的存在。与此同时,他的思想也具有非常大的影响力,给社会带来了深远的影响。其结果是,爱因斯坦成为了一位伟大的科学家,与此同时,他也实现了自己的个人价值。

当然,除了爱因斯坦,我们也会受到其他人的影响。他们可能是政治家,也可能是文学家,或者是具有其他特长的人。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像他们一样,给社会带来一定的影响,将有助于提高全球脑的创造力。这正是我们的价值所在。我们每个人都是全球脑中的一个神经元。事实上,我们每个人只有发挥类似神经元的作用,才能有助于创造新事物。也只有这样,才能实现人类文明的繁荣昌盛。

此外,我们也要注意,在给社会带来影响的同时,我们不能侵犯他人的权力。只有做到这一点,我们才能自由行事。这意味着,在我们自由行事的同时,我们需要约束自己的行为,使其不会侵犯他人的权力。显然这是一个值得提倡的处世原则。如果我们在生活和工作中都能坚持这个原则,那么我们将会减少对他人的伤害。反过来,我们才能在自由中获得真正的快乐。当然,在生活和工作中,我们不仅要约束自己的行为,同时也要控制自己的意识。

我们每个人都有自我意识,因此我们可以感觉到自我的存在。这是自我意识带来的好处。与此同时,自我意识也带来了坏处,它限制了我们的思维。我们知道,人的本能需要控制,例如,我们需要控制饮食。类似的,就像我们需要控制饮食一样,我们也需要控制自我意识。确切地说,我们应该让自我意识以合适的比例存在,而不是充满我们的大脑。

如果让自我意识充满一个人的大脑,就会让这个人变得以自我为中心。显然这会带来坏处。那些以自我为中心的人,他们完全局限于狭隘的自我状态,其行为非常令人费解。事实证明,要想突破这样的思维束缚,就要养成换位思考的习惯。这意味着,无论做何事,我们都应该习惯性地把自己放在对方的角度来思考一下。只有认真考虑双方的诉求,做事时才有可能兼顾双方的利益,以避免一方得利而另一方失利。

此外,有些事情可能需要多人进行合作。这时,我们就需要从多角度思考问题。这样才能综合各方诉求,以兼顾所有人的利益。例如,项目经理在领导团队时,就需要采用这种思维方式。这样才能综合各方诉求,以兼顾所有员工的利益。

在道家思想中,庄子提出了“齐物”的观点。简单来说就是,不要主观地看待事物,而是要客观地看待事物。这样就可以破除狭隘的以自我为中心的思维方式,以达到万物齐一的境界(与此类似,彼得·罗素也倡导打破封闭的自我意识,以形成“宇宙泛我”的包容万物的意识)。

毫无疑问,只有坚持“齐物”的观点,才能达到庄子所说的“逍遥”状态。在这个状态下,我们不会被世界所产生的各种矛盾所困扰。不仅如此,我们还能够保持良好的心情,进而能够实现精神的解放。这意味着,我们可以处于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状态中。所以说,思考的范围从自我延伸到换位、多角度、全球脑,一直到最广阔的“宇宙泛我”,这必然会带来意识的进步。更重要的是,它还能使我们变得更加聪明。

* * *

你想变得更聪明吗?如果你想变得更聪明,那么你就必须知道,一个人的智力取决于什么。事实证明,一个人的智力部分取决于他与环境之间的相互作用。这里所说的环境,其中就包括家庭环境。对于智力的影响,首先要考虑家庭环境的作用。事实上,泰森的成长经历就可以说明这一点。在泰森的青少年时期,达马托收养了泰森。达马托是一位著名的拳击教练。之后,达马托不仅给泰森提供了一个温暖的家,同时还教授他拳击技术。这使得泰森能够成为一代拳王。相反,如果没有达马托的指导,泰森也许只能成为一个默默无闻的人。

我们知道,家长常常费劲心思让自己的孩子进入声誉好的学校。这说明家长非常重视孩子的成长环境。因为他们知道,环境对孩子的成长影响非常大。由于一个人的智力受到众多因素的影响,所以家庭环境不会成为决定性因素。这意味着,学校环境也能改变一个人的一生。事实证明,那些来自贫穷家庭的孩子,同样也可以成才,例如成为科学家、企业家、政治家,等等。他们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正是因为学校环境发挥了作用,使得他们能够突破家庭环境的限制。那么,我们如何才能像贫穷家庭的孩子那样,突破原有环境的限制呢?

事实上,朋友和同事营造了我们的社交环境。与此同时,书籍和电影则营造了我们的文化环境。因此,我们可以选择其中对自己有益的部分。这样才能受到积极的影响。例如,我们可以加入配合默契的团队,或者是阅读资料丰富的书籍。毫无疑问,这有助于提高我们的智力。既然一个人的智力部分取决于他与环境之间的相互作用(请注意“相互”这个词),那么反过来,他也应该对环境产生积极的影响,这样才能衍生出更多有益的互动。其结果是,这个过程能够提高所有人的智力水平。

当然,这是一种理想化的生存状态。现实的情况是,大部分人都生活在一个受约束的、难以发挥潜力的环境中。他们受到的来自于环境的作用大部分是被要求执行一些简单的、重复的工作。而他们对环境的反作用也同样的单调乏味,这进一步恶化了环境。此外,从事自主性低的工作,也会影响个人的心情和健康状况。毫无疑问,要想改变命运,就需要寻找对自身发展有益的环境。不过,这对原始人来说很困难。

我们知道,原始人处于全球脑尚不发达的时期。在这段时期,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作用比较单一,大部分围绕基本的生存需求,而与科学文化知识无关。正是由于缺乏有益的互动,导致原始人的大脑没有被充分利用。当然,这不意味着当代人的大脑就被充分利用了。事实证明,当代人的大脑也没有被充分利用。

一方面,很多人的工作比较简单,不需要充分利用他们的大脑,例如收银员、打字员、搬运工,等等。另一方面,人们所掌握的知识和技能重复率较高,进一步分工的潜力巨大。例如,程序员们经常会编写相似的程序,这就导致他们经常会重复别人的工作。这说明,他们原本可以去做其他更有意义的事。更重要的是,随着众多交叉学科的崛起,人类知识迎来了爆炸式增长,与此同时,需要处理的信息也变得越来越多。但是,人口增长的速度却远低于此。这就需要我们不断提高工作效率,进而可以从原有的工作中解放出更多的人,使得他们可以从事新的工作。这样我们才能够应对知识和信息的爆炸式增长。

当然,为了充分利用我们的大脑,我们不仅需要提高工作效率,同时还要养成独立分析问题的习惯。毫无疑问,人脑具有智力,是因为在人脑中,每个神经元都会对受到的刺激作出自己的反应。这意味着,全球脑如果要想发挥集体智慧,就需要每个人都能够独立地分析问题。如果一个人不去独立地分析问题,而仅仅是转达他人的想法,那么就失去了对理智的追求。与此同时,也失去了作为全球脑中的一个信息处理单元的意义。

此外,为了充分利用我们的大脑,我们做事时还应该力求简单。这是因为,随着全球脑的发展,我们每天都要处理大量的事务。为了应对这种情况,我们必须把简单当作为一项基本原则。相反,如果总是把事情变得很复杂,不但会浪费自己的时间,也会浪费别人的时间,而且还会降低工作效率。

事实证明,老板喜欢阅读只有一页的简历;投资人喜欢阅读只有两页的计划书;还有很多人喜欢签署只有一页的合同。但事与愿违,文件似乎总是难以抑制地变长,例如提交给客户的方案,明星签约时所用的合同文书,数码相机的使用说明书,等等。这就需要我们对长篇的文件时刻保持警惕。不仅如此,我们还应该尽力地去简化它。只有这样,才能减少人们在阅读文件时所花的时间,以提高工作效率。毫无疑问,这有助于充分利用我们的大脑。

当然,在我们充分利用自己的大脑的同时,我们也要时刻提醒自己,应该尊重专业人士的意见。事实上,随着全球脑的快速发展,知识也迎来了爆炸式增长,因此每个人所掌握的知识与全人类所掌握的知识相比将变得越来越渺小。其结果是,个人在绝大多数领域都是不熟悉的。但是,很多人却喜欢在自己不熟悉的领域自作主张,并且不接受专业人士的意见。正如牛顿所说的,“无知识的热心,犹如在黑暗中远征”,这样的行为常常会导致不好的结果。所以说,我们应该尊重专业人士的意见。

* * *

毫无疑问,有了专人人士的支持,就有助于将事情做到最好。此外,每次将事情做到最好也是个好习惯。它是适应当代社会的良好素养之一。事实证明,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人造物将变得越来越复杂,其零件数量也跟着持续增长。例如,航天飞机就有大量的零件。这意味着,任何一个零件失灵,都有可能导致航天飞机无法正常工作。相反,只有在制造过程中精益求精,将良品率提到最高,这些零件才能够成为航天飞机的可靠部件。

当然,相对航天飞机而言,全球脑就更复杂了。这意味着,只有全球脑各级子系统都能正常工作,全球脑才能正常运作。与此同时,全球脑各级子系统之间的依赖性也非常强。任何子系统不认真履行职责,都将对系统产生不利影响。所以说,全球脑各级子系统,例如个人、公司、国家,等等,都应该将自己的工作做好。

然而,在历史上,极端民族主义却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灾难。例如,两次世界大战,从某种角度来说,就是极端民族主义泛滥的结果。虽然世界上有不同的民族,但是我们每个人都携带着相似的基因。这说明,我们并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那样,存在较大的差别。不仅如此,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巨大的系统中的一员。这个巨大的系统就是全球脑。这说明,全人类是一个整体,因而完全没有必要相互对立。

此外,随着国际交流的增加,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也随之增多。这有助于人与人之间相互了解。其结果是,那些来自于不同国家的人们,彼此之间更希望成为朋友,而不是成为敌人。毫无疑问,欧盟的建立加快了这种趋势。不仅如此,欧盟的建立还让我们认识到,全球的统一将是一种必然趋势。爱因斯坦曾经说过:“国家是为人而设立的,而人不是为国家而生存。”如果爱因斯坦说的是对的,我们心中就不应该只有国家。相反,我们应该把自己当成是一个地球公民,应该为整个人类的繁荣而奋斗。

当然,要想为整个人类的繁荣而奋斗,首先要保持身体健康。人类同其他动物一样,曾经长期生活在大自然中。如今,随着人类步入信息社会,越来越多的人不再从事体力劳动,而是从事脑力劳动。就这样,随着工作方式的改变,我们的身体状况也发生了变化。很多人因为长期坐在办公椅上,导致健康出现了问题。事实证明,无论社会如何发展,人始终是一种动物,如果要想保持身体健康,就要像动物一样多运动。此外,运动不仅有助于保持身体健康,同时也有助于提高人的毅力。

毫无疑问,毅力对人来讲非常重要。它决定着一个人能获得怎样的成就。例如,史蒂芬·霍金虽然患有肌肉萎缩症,但是仍然坚持研究学问;运动员虽然经常遇到伤病,但是仍然坚持训练;安东尼奥·古特雷斯(联合国秘书长)虽然年事已高,但是仍然坚持完成各项工作。人生之路大多是不平坦的,所以每个人必须凭借毅力才能走完自己的路。

此外,我们也经常会遇到一些令人烦恼的事情,例如赖帐、腐败、抢劫,等等。当然,它们也能够发挥独特的作用。或许只有经历了这些烦恼,才能使人的性格变得更加坚毅。正如一个神经元会遭受各种刺激一样,一个人也会遭受来源广泛的不同事物的作用。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正是这些作用影响了这个人,造就了这个人。当然,即便我们会受到外在事物的影响,也要从主观上加强个人修养。事实上,已经有一些人由于忽视个人修养而产生了不好的结果。

有的生产者制造伪劣产品,结果导致伤害了用户;有的管理者弄虚作假,结果导致企业走向了破产;有的公务员收受贿赂,结果导致进了监狱。或许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一个人的幸福如果是建立在他人的不幸基础上,那么他通常也会遭遇不幸。毫无疑问,良好的个人修养来之不易,需要我们经过不懈努力才能获得。与此同时,也需要我们用古人的话时刻提醒自己:“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

当然,除了加强个人修养外,我们也应该重视教育。其中最重要的是,要坚持终身教育。这是因为,随着全球脑变得越来越复杂,对人的要求也变得越来越高。

例如,在农业社会,一个人要想成为一个合格的公民,只要会种庄稼就可以了。如今,要想成为一个合格的公民,则需要掌握丰富的知识和经验。毫无疑问,这只有通过终身教育才能实现。在当今社会,技术革新正变得越来越快。这一点体现在诸多方面,例如硬件的种类、软件的更新速度、发动机的性能,等等。这意味着,从业人员必须不断学习才能满足需求。此外,在个人修养方面坚持终身教育,也有助于保持心理健康。事实证明,没有人是天生的恐怖主义者,也没有人是天生的抢劫犯,教育可以减少这类人的数量,使其能够从事正当的职业。

正因为教育如此重要,所以在全球范围内,应该尽力实现面向青少年的义务教育。在这个过程中,如果把原本花费在监狱里的资金,拿出一部分投资于义务教育,就会使更多的人接受教育。之后,随着受过教育的人在数量上不断增多,未来花费在监狱里的资金也会随之减少。这样就形成了一种良性循环。与此同时,它也有助于减少暴力行为。

毫无疑问,我们应该抵制一切暴力行为。这是因为,它对人的肉体和精神都会带来创伤。既然国家是全球脑中的大型子系统,所以国家间的暴力行为——战争——给人类带来的伤害也是最大的。正因为如此,在当代社会,发动战争的国家通常会受到谴责。我们已经深刻认识到,战争无法有效解决问题,相反,沟通才是解决问题之道。

当然,除了国家外,个人之间也应该避免暴力行为。然而,有的政策却会产生相反的结果。例如在一些国家,私人可以合法地持有枪支。显然这会增加暴力行为。这是因为,人在受到刺激后,很容易失去理智。如果有了枪支,就可能会造成可怕的后果。相信大多数人冷静之后,会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这就需要我们去除那些与暴力有关的因素。事实证明,远离各种暴力工具,是减少暴力行为的有效方法。其结果是,它可以减少伤亡的发生。

不过,即便没有暴力工具,人与人之间难免还是会发生冲突。这就需要我们找到解决冲突的办法。事实上,忍耐就是很好的解决途径。这是因为,那些喜欢挑衅的人,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无理的。俗话说,“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当你真正这样做时,便可以享有更加安宁的生活。

毫无疑问,一个人的人生观必然会受到其世界观的影响。既然如此,在讨论过人生观之后,下面,让我们一起来分析一下世界观。

目录